Loading...
【美文】余秋雨新作《品鑒普洱茶》六
發佈日期::2014/3/13、瀏覽次數:1388
余秋雨新作《品鑒普洱茶》六
文/余秋雨 來源:2012-03《美文》上半月刊

  雖然說得如此痛快淋漓,但是,“號級茶”已經越來越少,誰也不能經常喝到了。“福元昌”現在存世大概也就二、三十小桶吧?“車順號”據說只存世四片,我已偵知被哪四個人收藏了。都是我的好友,但他們互相不說,更不對外宣揚。怕被竊,當然是一個原因,但更怕的是,一番重大的人情,或一筆巨大的貿易,如果提出要以嘗一口這片老茶作條件,該如何拒絕?

  珍貴,不僅是因為稀少。“號級茶”的經典口味,借著時間的默默廝磨,借著微生物菌群的多年調理,確實高妙得難以言表。

  鄧時海先生說,福元昌磅礡雄厚,同慶號幽雅內斂,一陽一陰,一皇一後,構成終端對比。在我的品嘗經驗裡,福元昌柔中帶剛,果然氣象不凡,同慶號裡我只中意“雙獅”,陳雲號藥香濃鬱,也讓我欣喜,但真正征服我的,還是宋聘。宋聘,尤其是紅標宋聘而不是藍標宋聘,可以兼得磅礡、幽雅兩端,奇妙地合成一種讓人肅然起敬的衝擊力,彌漫於口腔胸腔。

  我喝到的宋聘,當然不是光緒年間的,而是民國初年宋家與袁家聯姻後所合併的“乾利貞宋聘”茶莊的產品。那時,這個茶莊也在香港設立了分公司。每次喝宋聘,總是多一次堅信,它絕非浪得虛名。與其他茶莊相比,宋、袁兩家的經濟實力比較雄厚,這當然很重要,但據我判斷,必有一個真正的頂級大師一直在默默地執掌著一部至高的品質法律,不容有半點疏漏。

  照理,堪與宋聘一比的還有同興號的“向質卿”——一個由人物真名標識的品牌,據說連慈禧太後也喜歡。但奇怪的是,多次喝“向質卿”,總覺得它太淡、太薄、太寡味,便懷疑慈禧太後老而口鈍,或者向家後輩產生了比較嚴重的“隔代衰退”。到後來,不管到哪一個茶室,一聽這個品牌就興味索然。沒想到有一天夜晚在深圳,白水清先生拿出了家藏的“向質卿”,又親自執壺沖泡,我和馬蘭才喝第一口就不由得站起身來。那口感,是一種充分柔爽中的充分堂皇。而且,還有一種大空間的潔淨,就像一個老庭院被僕役們灑掃過很久很久。無疑,這是典型的貢品風範。但是,如果要我把它與宋聘作對比,我還會選擇宋聘,理由是力度。

  我對“印級茶”的喜歡,也與力度有關。即使是其中比較普及的“無紙紅印”“藍印鐵餅”,雖都還只是中年,卻已有大將風度。在京城初冬微雨的小巷茶館,不奢想“號級茶”了,只掰下那一小角“紅印”或“藍印”,再把泉水煮沸,就足以滿意得閉目無語。當然也會試喝幾種“新生代”普洱,一般總有一些雜味、澀味,如果去掉了,多數也是清新有餘,力度薄弱。那就只能耐心地等待,慢慢讓時間給它們加持了。
 



ShareBody資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