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鬼何在——淺析茶文化的傳播與喝茶
發佈日期::2020/6/19、瀏覽次數:136

  “一般認為,儀式並不指單個的事件,而是指由一系列互相關聯的事件集,我們更傾向於將他們理解為社會事實的過程。”

   ——莊孔韶《小涼山彜族"虎日"民間戒毒行動和人類學的應用實踐》

 

  本文所想要探討的"喝茶的儀式"也不單單是茶藝茶道,會講得更寬泛。

 

  1   儀式感的重要性

 

  儀式感的意義是什麼?

   這裡不做哲學化的討論,直接上一個案例。來自莊孔韶教授在雲南小涼山做的關於戒毒方面的研究。

   當地彜族同胞通過對傳統儀式的發掘,兩年時間戒毒成功率達到了六成以上。(我簡單搜索獲得的一般戒毒成功率在1成以下。)以往對於戒毒的宣傳重點在毒品的危害性上,利用恐嚇去阻止吸毒者接觸毒品,這麼做成傚甚微。

   為什麼沒用?因為吸毒的,或者說有癮的人,其實是被激素控製的。宣傳毒品的危害性,是去講道理,相當於是用理性去跟激素對抗。理性不是激素的對手,對於相當一部分人來說理性是戰勝不了衝動的。

   當地彜族的智者們發現:要讓吸毒者戒毒,不能單單講道理。得把家庭的因素引進去,把信仰的因素引進去。

   於是找了個歷史上打仗出征的日子“虎日”,舉行出征儀式,與毒品宣戰,每個戒毒者在祖先的注視中,喝下血酒,以性命擔保發誓要戰勝毒品。有了神鬼之力的加持,戒毒的成功率果然大幅提升了。

   為什麼這麼做有傚呢?因為通過儀式感把本來要講的道理轉變成了感性的內驅力,就是相當於用激素去對抗激素,成功率自然就高起來了。

   有些所謂“迷信”,裡頭有著智慧。


  2  茶的功傚性宣傳

 

  我們回過頭來講茶。

   當下關於茶的文化傳播,可以說是百花齊放,但主體也側重於好喝與保健兩個方面的實體功傚性宣傳。而真正落地的其它文化現像如鳳毛麟角,這是一種沒有完全被突破的時代局限性。(原因在第四小節有討論)

   某些公眾號文章非常強調邏輯推理的嚴密,反而成為了知識傳播的窒礙。

   原因在於,用理性的方式講一個道理,很難去對抗由於情緒(由於激素)所導致的行為習慣。(人家理都不理你)

   假設茶文化的數據只集中在喝茶健康的主題上,那決然不足以支撐一個龐大的產業。保健的東西太多了,在這個基礎上要論證茶的獨特性,會顯得非常的困難。

   而如何在茶文化中找尋到真正落地的內容,真正去“做文化”,這是給當代學者提出的挑戰。

   這也是決策者和從業人員都需要去思考的內容。


  3  茶的儀式感

 

  從古到今,在茶文化的形成與積累中,固然有它底層功利性的成分,但已然演繹出了相當多的具有儀式性的內容。而所有的這些儀式都是我們應該去珍視的文化寶藏。

   一個朋友跟我說,她每天有一個習慣,就是在某一個時刻,給自己泡壺茶,完整地喝完,整個過程會讓她的心顯得非常安寧。

   這就是一個簡單而有些小美好的儀式,這一個過程的意義不可忽略,與這個茶本身實體功能性相比,並不遜色,而且至少更具有傳播作用。

   茶藝、茶道就是典型的關於儀式感的茶文化方式,我認為這種文化行為非常寶貴,從中有機會湧現出驚喜。本文不在此展開。

   除了茶藝茶道,還有大量與茶相關的行為習慣:在公司專門設一個茶桌,談事的時候必須來茶桌邊喝茶邊談;大餐之後呢,需要來茶桌喝一泡熟茶(而不是喝同樣功傚的飲料),在茶水的溫潤之下,增進彼此的交流。

   我們也可以把儀式拆解成更小更基礎的片段信息,比如用蓋碗和紫砂壺泡茶就是一種儀式感,甚至於沖泡原葉茶就是一種儀式。


  這也解釋了袋泡茶難以在專業茶圈立足的原因,它似乎缺乏了儀式性。但我不反對袋泡茶,我認為袋泡茶是必要的,因為茶葉文化的多樣性是必要的。

   茶文化已經延續了幾千年了,它不單是茶,而是一個系列的文化習慣。

   有次我的大學老師邵院長,摸著一個紅木家具感慨:一個普洱茶帶動了多少產業。

   一語道破天機啊。你擺個紅木大板,上面全套高檔茶具,再穿個茶人服。那麼,生活在其中的人無時不刻就會受到暗示。

   這些東西因茶而生,反過來又促進了茶的發展。與茶捆綁成了一個系統,讓我們與茶裹挾在一起,離不開茶,形成茶的生活習慣。


  4  神道設教

 

  一個農作物或者說一個自然造物,能在人的生活當中長期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而且這個角色甚至無關生存。

   這片葉子中是否蘊含著某些因素,以保證它長盛不衰?這個問題至少是值得去思考的。

   通過去了解一個與人相伴數千年的造物,或許真能發現人類文明中的某些長期因素。往大了說,這對於文明的發展道路甚至可以提供一些參考。從實用性角度說,做好茶文化,能夠增進茶農收入,促進經濟發展。


  《周易》裡頭說“聖人以神道設教”,就是利用鬼神迷信作為教育手段。但按錢鍾書先生的說法,其實士大夫啥都知道,很多東西在它儀式的背後,必然有自然之力,有自然之物。但是士大夫偏偏要用鬼神之力的加持把它表達出來。

   我們今天這個時代,大部分鬼已經死了,也有學者努力地想要“新鬼替舊鬼”。但找個“新鬼”又談何容易。

   茶文化在新時代的形成又會走上怎樣的道路?我無法預測,但值得期待。

 

  周傑倫《爺爺泡的茶》裡,就有些幽靈在發光。

 

 爺爺泡的茶

   有一種味道叫做家

   他滿頭白髮

   喝茶時不准說話

   陸羽泡的茶

   像幅潑墨的山水畫

   唐朝千年的風沙

   現在還在刮

 

  文|茶葉進化論李揚



ShareBody資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