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舜皇山上野茶香
發佈日期::2020/4/15、瀏覽次數:166


舜皇山野生茶園  (圖片由舜帝茶莊提供)

  綠色是舜皇山的本色,野茶是舜皇山的家珍。

  春光明媚春茶香,又到一年采茶季。在新寧縣舜皇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三三兩兩的當地村民在野生茶園里忙碌著。“輕輕捏住尖,手腕一提就摘下來了,不要用指甲掐斷,不然品相不好。”只見村民十指翻飛之間,茶葉已然盈背筐。茶園里歡聲笑語不斷,難掩春茶開采的喜悅。

  舜皇山舜帝茶莊位於新寧縣舜皇山和金石鎮云里村,佔地近17000畝,其中野生茶園15200畝,總建築面積近5000平方米,是涵蓋“茶園、茶廠、游客中心、生態旅游、森林康養”的國際性茶莊。茶莊建築主要依託舜皇山自然地貌,以舜文化和茶文化為源,秉承“道法自然”的園林理念,營造返璞歸真、真山真水的園林休閒基地。

  舜帝茶莊出品的帝子靈芽紅茶綠茶連獲國內外13項金獎:2016年第八屆湖南茶業博覽會“茶祖神農杯”金獎、2017年第二屆“瀟湘杯”湖南名優茶金獎、2018北京國際茶業展、北京馬連道國際茶文化展獲金獎、2019年世界紅茶產品質量推選金獎,同時獲得美國FDA認證和“三個有機認證”:中國、美國及歐盟機食品認證。而青錢柳紅茶,更被列為湖南省2018年“100個重大科技創新項目”和“湖南茶葉千億產業十大創新產品”。

  這片小小的葉子一經“出山”,行穩致遠,不斷“強筋壯骨”,歲稔年丰,茗香海內外。

湖南農業大學徐仲谿教授(左)和舜帝茶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唐愛民(右)  (圖片由舜帝茶莊提供)

  舜皇山野生茶的前世今生

  如果有人問新寧的紅云山,知道的人可能不多;如果有人問新寧的舜皇山,那知道的人就多了。其實啊,這是同一個地方——舜皇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一個如詩似畫讓人留連往返的仙境。

  早就聽說舜皇山的美,野生茶的香。清明時節,我們在新寧縣舜帝茶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唐愛民的陪同下驅車舜皇山感受她美麗的野生茶園。

  小車沿著蜿蜒的山路盤旋而上,車窗外青石綠植如播放錄像帶般接連不斷的在眼前恍惚而過。一路彎彎曲曲旋轉著上山,我們幾個經常暈車的卻沒有感到惡心反胃,不免發出感慨。唐愛民告訴我們,因為這里負氧離子高,所以不容易暈車。

  相傳,舜帝曾三次親臨此山。因此,當地百姓將紅云山改名為舜皇山,是全國眾多名山大川中唯一一座以帝王命名的千古名山。幾千年來,舜帝文化在此廣為傳頌。

  下車走進舜皇山的腹地,無論是溝壑谿澗,還是在大霧迷茫中偶爾顯露一點輪廓的遠近山頭,看去都如一幅剛剛收筆的水墨畫,朦朧而又深邃,讓人產生種種莫名的遐想。我們行走在林間湘桂古道石板路上,時時都能聞到野生茶散發的清香。

舜皇山風景  (圖片由舜帝茶莊提供)

  說起舜皇山野生茶,唐愛民意味深長又興致勃勃地暢談了她的前世今生——

  4250年前,相傳舜帝南巡駐蹕舜皇山時,山間曾發生一場大的瘟疫,山民束手無策,舜帝便教大家采茶、製茶、喝茶,瘟疫不藥而愈。山民為了感謝舜帝,也感激這種救命的植物,就把茶籽灑滿山谿。目前,舜皇山近10萬畝的野生茶仍然生機勃勃,似乎正在述說那段故事。

  787年(唐德宗貞元三年),草聖懷素與茶聖陸羽相識併相交。陸羽是當時知名的文學家,他寫的《僧懷素傳》,是至今研究懷素的第一手資料。懷素,生於公元737年,字藏真,俗姓錢,舜皇山永州人,自幼出家,經禪之余,從事藝文,尤好草書。他寫的《苦筍帖》“苦筍及茗異常佳,乃可徑來。懷素上”,現收藏與上海博物館,是可考的最早與茶有關的佛門書法,翻譯成白話文為“舜皇山的苦筍和茗茶非常好,請直接送來吧。懷素敬上”。

  六七十年代,舜皇山野茶曾送中南海,供中央領導專用。除了品質良好的原因,還因為1934年12月,湘江戰役後,紅軍自廣西全州進入舜皇山老山界,這里云霧繚繞,群峰聳峙,敵機無法繼續追蹤和轟炸,讓疲勞不堪的紅軍有了難得的喘息機會,而沿古道綿延近30里的野生茶,更是紅軍消炎御寒、醒腦驅疲的神葉。

湖南省美協原主席黃鐵山(右)為舜皇山野山茶作畫  (圖片由舜帝茶莊提供)

  2015年,湖南省美協原主席黃鐵山,深入舜皇山寫生,創作“舜皇山上野茶香”。

  2016年,湖南師大蔡鎮楚教授將舜皇山野茶命名為“帝子靈芽”,一是表明舜皇山野茶與舜帝有關;二是舜皇山野茶“不種自生、多品種群生、與森林混生”的特征,保留著野茶的自然靈性,品質上乘。

  2018年,“帝子靈芽”作為全國柔道項目高級教練員培訓項目暨湖南柔道運動推廣展示活動的指定用茶,得到中國柔道協會冼東妹主席的高度贊揚。

  石縫里恣意生長的“帝子靈芽”

  舜皇山主峰海拔1882.4米,有“楚南第一高峰”之美譽。舜皇山群峰聳峙,溝壑縱橫,森林茂密,生物多樣,保存有較完整的自然植被與森林生態系統,被譽為南方植物王國和植物基因寶庫,也是中國茶葉優勢區域規劃中的名優茶優勢區域。

  這里廣泛分布的野生茶,面積近10萬畝,其中極具開發價值的野生茶有2萬畝,均為原生植物,年代之古老、品質之優良、數量之巨大,堪稱自然界之奇跡。舜皇山野生茶主要分布在海拔600米-1700米區域,常年云霧繚繞,雨量充沛,日照偏低,在此環境下生長的野生茶,每年開采時間比平地茶園晚20余天,原料中積累的茶多酚物質含量適中,氨基酸、黃酮類、糖類及芳香油類物質相對要高,對人體有利的錳、鋅、硒等微量元素十分丰富。舜皇山野生茶干茶存量約在40-50噸左右,目前,每年能采集加工的野生茶僅5-6噸。

  我們一行在竹林間走了許久,似乎不見茶樹,見我們感到疑惑。唐愛民伸手指向一處“你看,那些就是野生茶樹。”我們隨著唐愛民所指之處望去,這才發現,原來和竹樹相依而生的這些綠色植物,竟然都是茶樹。

  唐愛民介紹,這就是舜帝茶莊的野生茶園,漫山都是高山森林巖茶,這里的茶樹和以往記者看到的茶園內大片大片成規模、整齊劃一排成一列列的茶樹不同,它們隨性而生,以前見過的茶園茶樹給人的是“整體感”,而現在眼前的茶樹,給人的是“個體感”,仿佛每一顆樹都有屬於自己的個性和故事。

帝子靈芽野生紅茶  (圖片由舜帝茶莊提供)

  唐朝陸羽《茶經》注:“上者生爛石,中者生櫟壤,下者生黃土”、“野者上,園者次”、“陽崖陰林紫者上,綠者次”。舜皇山野茶均長在爛石、陰林下,葉片多呈紫色,均為上等好茶。茶葉錳、鋅含量特別高。

  舜皇山野生茶樹,均屬原生植物,樹高1-5米,樹齡可達數百年,於森林中、谿穀邊、石縫里恣意生長。而舜帝茶莊野生茶品牌帝子靈芽就采自這沿谿綿延近15公里的野生茶園,沒有任何污染,聚天地之靈氣,汲日月之精華,沐山間云霧,與萬樹相伴。

  2017年的一天,一杯湯色純紅油亮,滋味濃醇甜厚,淡淡蘭花香的“帝子靈芽”工夫紅茶,竟然讓湖南省茶葉研究所張曙光所長“韻味”了一整天。這杯茶的背後,究竟有什么秘密,有什么故事呢?

  獨特生態環境蘊育獨一無二的原料。帝子靈芽采自舜皇山。好茶配好水,舜皇山清冽甘甜可直接入口的山泉水,配上帝子靈芽工夫紅茶,兩者相得益彰。

  湖南農業大學茶學教授徐仲谿,以40余年製茶經驗,為舜帝茶莊悉心指導加工紅茶。“帝子靈芽”於春季穀雨前的晴好天進行人工采集,12個小時內急送工廠,采用流水生產線,全封閉、高清潔化作業,經萎凋、揉撚、發酵、干燥、提香、精選、包裝等工序,形成外形條索緊細、色澤烏黑油潤、有金毫,內質花蜜香濃鬱、滋味醇厚甜爽、湯色紅亮,獨特的品質特征。

  帝子靈芽產品主要有紅茶和青錢柳紅茶等。在加工環節采用專利加工技術,使茶葉中酯型兒茶酚裂解,蛋白質裂解成氨基酸,澱粉裂解為可溶性糖,解決了傳統工藝不能去除野生茶苦澀味的技術難題。成品外形條索緊實,色澤烏黑油潤,內質蜜香蘭香濃鬱,湯色紅亮有金圈,滋味濃醇甜厚,葉底紅明,為不可多得的上等紅茶。

  “青錢柳,金錢柳,錢柳紅茶秀。杯底注星辰,勝似千年酒。湘妃今舞袖,舜帝傳金斗。搖錢樹下緣,阿妹心知否。”這是湖南師範大學著名教授、茶文化專家蔡鎮楚先生2018年為“帝子靈芽”青錢柳紅茶創作的一首《醉花間》。

  舜皇茶不語,谿穀水有聲。一片小小的茶葉就像人生的沉浮一樣,茶葉的輝煌在於被沸水衝泡反復翻轉散發的茶葉清香,而人生的價值也在於不斷碰撞折射的精神光輝。

  茶旅融合綠水青山成金山銀山

  春茶溢芬芳,農戶采茶忙。

  在竹林間,黃龍鎮里竹村建檔立卡貧困戶李正國正背著竹簍在采摘野生茶,只見他手法頗為熟練,手指在茶樹頂端上下翻飛,快速摘下一捧捧嫩綠的枝芽裝進竹簍。

  他邊摘茶葉邊與記者聊起來,他家有4口人,有個小孩在讀初一,以前在外面打小工,因沒文化而沒有掙到錢,年收入不足萬元。家里老娘常年身體不好需要照顧,後便回家就沒有再出去。當地舜帝茶業建成後,他加入紫花坪生態茶專業合作社,每年靠采野生茶一項收入就有2萬多元。平常挖些野生藥材,采些野菜賣給來舜皇山游玩的游客,現年收入達5萬多元,家里新修了房子,開啟了致富的幸福生活。

  “一片葉子,成就了一個產業,富裕了一方百姓。”唐愛民告訴記者,當地以茶旅融合為發展目標,帶動舜皇山周邊農戶采茶、製茶、品茶,實現產值2億元,吸納1000名農村剩余勞動力就業。

  4年來,公司在保護生態環境,保留傳統文化,修繕利用古村落,適度開發生態旅游項目的基礎上,已累計完成投資4500多萬元,成立合作社,管護15200多畝野生茶林;新建仿野生環境茶園;新建年產200噸的現代化茶廠一座和300平方米舜皇山茶文化博物館;修繕3公里湘桂古道、15公里機耕道和10里花谿;完成了紅茶、綠茶、黃茶、黑茶、白茶、代用茶(青錢柳)等相關產品研發。

村民采摘野生茶  (圖片由舜帝茶莊提供)

  黃龍鎮里竹村2組村民鄧石清夫妻,利用本地優勢采摘野生茶,目前半個月時間就創收了2萬多元,挖竹筍收入1萬多元。夫妻倆還在舜帝茶莊上班,他告訴我們:現年收入有12萬元,現已經脫貧邁入了富裕生活。

  小小的一片茶葉,帶給當地不僅僅是產業的振興、文化的碰撞,還在綠色生態發展進程中,真正實現了百姓富、生態美的統一。讓這里的鄉村既有“綠水青山”的顏值,又有“金山銀山”的內涵。

  唐愛民告訴記者,正因為舜皇山人文資源、自然資源、景觀資源優越,他們打算以新寧縣日益發展的旅游及舜皇山自然保護區的優質自然資源為主體,走精品化、差異化、生活化的茶旅融合發展路線。

  “我們將以舜皇山野生茶為依託,以舜帝茶莊為載體,以舜帝文化、茶文化為魂,突出茶道養生之功能,打造茶旅文化一體、茶旅品牌一體、茶旅產品一體的野生茶文化體驗目的地。”唐愛民說,舜帝茶莊將結合舜文化和當地的民俗民風,整合整個舜皇山的旅游資源,然後吸引廣大的游客參與,併且注重經濟傚益,做到市場化,吸引和聚集舜皇山的人氣、名氣和財氣,提高舜皇山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對茶旅產品的發展,唐愛民信心滿滿:項目下一步將更好地挖掘舜皇山野生茶資源,發展茶產業,傳承舜帝明德文化,早日把舜帝茶莊打造成“舜皇山茶文化博覽園”,使“茶區變景區、茶園變公園、勞動變運動,產品變商品,茶山變金山”,促進舜皇山茶旅事業融合發展,帶動山區農民脫貧致富,實現舜皇山 “名山有名茶”的目標。

舜皇山上采茶忙      (圖片由舜帝茶莊提供)



ShareBody資訊站